您的位置: 桂林资讯网 > 科技

碧海小說一個人的戰爭

发布时间:2019-10-16 08:16:44

  2021年x月x日星期三

  我经常会从一个恶梦里惊醒过来,所以天黑我不敢闭紧眼睛,我的睡眠严重不足,只要一闭上眼睛,我就会看到茹芸无助绝望的眼神会看到茹芸来向我索命,我无时无刻不受着良心的谴责,那天我想回过头去救她,可是我没有勇气,因为我知道就算我回去了也于事无补除了白白搭上自己的一条性命

  我没想过让茹芸原谅我,因为我做的事根本不值原谅我希望能做一些事情来弥补自己的罪过来交换自己良心的不安茹芸,如果你此刻还活着该有多好

  我的那些朋友的脸在我面前交替出现,像跑马灯,最最不能让我忘怀的是小李的脸,我忘不了他临终时那种欣慰的眼神,开枪的如果是别人该有多好我知道茹芸如果还活着一定会劝我不必挂怀,因为小李死得其所,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那么做的,可是这一点也不能减轻我自己的罪恶感,我的手上沾满了朋友的鲜血还有茹芸的,茹芸是因为我的自私和贪生怕死才......我的手白皙清洁,我拼命地洗手,可是怎么洗我的灵魂也是脏的

  我用枪抵住自己的下颌,死多么容易的事,就像回家一样,一了百了,只要轻轻一勾扳机,我就能看到我的茹芸了可是我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我的生是用茹芸的生命做代价换来的,我不能轻易就浪费了,至少我要多杀几个僵尸,多救几个人,怎么也不能便宜了那些僵尸

  茹芸,我的好茹芸,你再等等我,现在我的这条命算是欠你的,先让它眼时寄存在我的躯壳里

  2021年x月x日星期四

  一个人如果抱了必死的信念那他就是无所畏惧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具有高尚情操的人,这两句咋那么耳熟,我写完这两句又把它划掉了,呸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脏我又想起茹芸了茹芸是那么热爱生活喜欢干净的一个人,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给茹芸收尸

  现在是白天,阳光真好啊可是生活在阳光下的人又是多么少啊那些东西在阳光下收敛了许多,越是丑陋的东西越怕见阳光我真想把自己灵魂深处见不得天日的东西统统都晾晒一遍

  这条街道见证了我所有的罪恶,我一溜小跑着奔向出事的地点,我咬牙切齿着,佛挡杀佛,魔挡杀魔此刻我的面容一定够狰狞如果我自己能看到自己的脸了,没准连自己也会吓一跳

  “越是接近,我的心脏狂跳的越是厉害,击倒了迎面扑来的几具僵尸,终于我看到了几幅撕裂的染满血迹的衣袖,没错是那天晚上穿在茹芸身上的,旁边横七竖八躺倒着无数被命中要害的僵尸,我几乎翻遍了每一具尸体,我的茹芸已经尸骨无存了,我仰天咆哮着,长啸着,我不放弃任何一个角落,我追寻每一条蛛丝马迹,结果只是让我更失望,现在我万念成灰,我体会到茹芸那天的感觉了,一定像我现在这样,可是把你推进万劫不复的地狱的不是别人恰恰是你最最深爱的男人茹芸,我死有余辜我长时间跪在那里,我没有一丝一毫生的渴望,求生的念头被赴死的欲望轻易就打退了我周围的僵尸越来越多,它们一定是被我的枪声吸引来的

  我还不能死,至少眼下还不能我脑袋里电光石火般想起了茹芸的父母亲还有她的同胞妹妹,我们到过她的家,当时太匆忙,发觉没人我们就走开了现在回想起来,她的家里好像最整洁,门窗紧闭,没有外人入侵的痕迹,为了印证一下自己的记忆,我决定再回去看看,这时几具行尸走肉晃晃荡荡的靠了过来,离得太近,我甚至能看到他们高度腐败的嘴巴里流出的口涎,张开的大口散发着一股臭烘烘的味道,也不知道这家伙有多久不刷牙了,人有时候是应该幽默一下的,弦绷得太紧会断的我喃喃的骂了一句,心说今天我这百八十斤还不能交给你,而且这家伙也实在太恶心了既然不能让你吃,就只好请你吃子弹

  为了节省子弹,我用了点射,这东西的要害在头部,因为毫无意识也不知道闪避子弹,简直就是现成的活靶子我对自己枪法的准头还是比较有信心,基本上一枪命中我不能陷在他们的包围圈里,我几乎是边打边退这些家伙只保留着最基本的贪婪的进食欲望,智商基本是零,还好上帝啊我万能的主,虽然这场瘟疫是我们人类咎由自取,但是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的法则下你还是留给你可怜的子民一线生机如果僵尸竟然具有智慧,我真的不敢往下想了

  我一连跳过几堵围墙,总算摆脱了这些穷追不舍的家伙,我不太敢在阴暗的地方停留太久,尽量躲避着墙角旮旯和那些僵尸最容易出没的地方我走在阳光下,暖融融的感觉,还有枝头焕发着勃勃生机的绿,令我感受到生的喜悦天上浮云朵朵,茹芸你隐藏在哪朵云上

  我大致辨明方向,茹芸的家坐落在小镇的正南方,我穿街过巷,眼观八方,恨不得后脑勺上也长了一双眼睛原本十几分钟的路足足走了一个钟头直到我走进那座干净得犹如云上的小屋我的心停跳了一拍,这里就是茹芸生活过的地方,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串连起我许多美好的回忆那有如云端的日子,可是被我亲手断送了我懊丧的捶着自己的头

  门是从外面锁上的,甬道清扫的很干净,物品被打理的井井有条,晾衣杆上还挂着似乎才浆洗过不久的白床单,不过现在落满了灰尘,似乎粗心的主人刚刚出门忘记了收起,它们在风中无声的舞动着,我用枪托轻轻敲击着窗玻璃,震裂开一道缝隙小心翼翼的把玻璃从窗棂上取下来,我不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我不想让那些东西玷污这里的土地在我眼里这里简直就是伊甸园似的净土

  我从打开的窗户里跳进去,屋里陈设有序,除了上面盖覆了一层薄薄的尘土表明主人离家许久未归,我走进茹芸家的卧室,立柜和床上散放着一些凌乱的衣物,看起来是走得匆忙没来得及收起,我心里又惊又喜这表明茹芸的家人是在一种比较从容的状态下离开家们的但是现在他们在哪里我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现在几乎没有一块可以完全称之为安全的地方了我陷入更深的绝望我痛苦的挠抓着自己的头发,希望从哪里能抓出几丝灵感来低头的瞬间我看到客厅的茶几上,用镇纸压着的一张便笈,字体娟秀,匆匆几行:

  姐,见字如面,妈妈到爸爸单位去了,那里条件比较好,我去同学小楠家了勿念

  月字某月某日

  屈指一算那应该是灾难到来的两天前

  不过我的心又迅速沉沦下去,我知道茹芸的爸爸是公务员,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政府机关腾出了办公楼用来安置大批被感染的病人,不少科室都成了临时病房,主要的是大家对灾难估计不足,灾难总是这样突如其来,现在推断灾难来临的时候,医院和政府恐怕是重灾区茹芸的父母生存的几率怕是很少了,至于茹月那精灵古怪的小丫头没准能逃过这一劫想到这我又重新燃起信心在相册里我找到一张茹芸的相片,我珍而重之地把它放在贴身的里怀里

  人啊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想到珍惜茹芸,如果你在天有灵,保佑我能找到你的妹妹,把她护送到安全的地方

  2021年x月x日星期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染上了写日记的习惯,也许我深心里实在太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吧如果你细心,我都不知道写出这些东西会不会有人看,我日记的很多内容,都是后来补给上去的每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我就迫不及待的用笔记录下来,哪怕只是几个字茹芸,如果到了那最后一天,我把日记烧给你看,这是一个人临终的忏悔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茹芸,如果云上面有天国,愿你生活的幸福忘记尘世的痛苦像我这样的灵魂,只配下地狱

  2021年x月x日星期六

  我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一狠心,又从窗口跳出去,我蹑手蹑脚的往外走,好像这阵茹芸正在熟睡着,而我不想惊醒了她的好梦我重新来到了大街上,漫无目标地走着,心里忽然涌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活着的人都死了,这些僵尸吃什么啊这时我的肚子里响起了雷鸣般的鼓声,我这才记起来从昨晚到现在我已经滴水未进了清点了一下随身的器物,还有两匣压着满满的子弹,两挺突击步枪,还有几个圆头圆脑的铁嘎达,是手雷,只要拉开勾环投出去方圆几公尺内恐怕就没有几个能够站着的人了如果弹尽粮绝的时候,有了这玩意我可以多拽走几个

  我在街面上快速的走着,忽然我的眼睛被一道光亮晃了一下,好像是镜子的反光,我下意识的用手遮挡眼睛顺着光源的来处看去,那道光似乎指引着什么,变换位置移动了几下,我心头一喜,还有幸存者我看到远处的一坐二层楼结构的超市,反射光就是从那里发射出来的,只有一道门户,被厚厚的卷帘门遮挡着,窗户都钉着铁栅栏,这倒是一个比较理想的避难所就像是 中一座随风飘摇的孤岛那些周围晃荡的家伙就是那一浪又一浪汹涌的浪头卷帘门上密布着血手印,看来它抵住了冲击不过这样一来也把我挡在门外

  我用力敲击着门板,:里面还有活着的人吗只听一声姣呼:我们还活着,有三个人,不过我们没有钥匙,打不开门我退后两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用手试了试铁窗子的坚固程度,可以承受住我的重量,我把枪背在身后,冲着里面喊你们都到楼上去打开阳台的窗户,我从那里进去.然后我听到一阵跌跌撞撞的奔跑声,有人抢着跑上楼我抓住铁栏杆把身体悬在半空,用力向上攀爬着,刚爬了一半的距离,我觉得脚下越来越重,原来不知何时一具僵尸挂在我脚上,我闻到一阵令人作呕的味道,我一手抓住栏杆,另一只手提起挂在胸口的突击步抵近那僵尸的脑袋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那僵尸咆哮一声跌落到地面上

  我脚下一轻,立刻抓紧时机蹭蹭几下爬上二楼那里早有人接应着打开窗户,我敏捷的跳了进去刚一落到实地,我就看到茹芸站立在我面前,我又惊又喜,用力抓住那女孩子的手臂欣喜的叫道:“原来,茹芸你没死”那人大叫起来,“梁子你抓疼我了,我是茹月啊”我定神一看,果不其然正是茹月她简直就是茹芸的翻版或者缩影,她们本来就是同胞姐妹吗

  茹月探出头向窗外打量着“我姐没跟你一起来吗”我摇头,脸上呈现一片死灰我该怎么说,我能对茹月说她姐姐被我害死了吗我只是淡淡的摇摇头,“茹芸没来得及跑出来不过他死得很安详,没有一丝痛苦”我的心在滴血,可是我还要做到不动声色

  茹月叹了口气道: 我知道那种状况下,很少有人能像我们这么幸运 她的冷静让我对她有些刮目相看,有谁说过苦难是磨练一个人意志的最好的老师灾难使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迅速坚强起来成长起来 我不哭,因为这几天我看到了太多的死亡”

  她扔下了手里的斧头,忽然就那么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也许压抑的太久,她的眼泪恍如 般恣肆的流下来,我的肩头都被她的眼泪打湿了我抚摸着她的秀发,茹月她啊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坚强,她啊还只是一个孩子过了好一会,茹月从我怀里挣出来,眼睛里已经有了一丝阳光般明媚的笑意“我刚才失态了,也许是压抑的太久了,就我们三个女孩子,每天都在惊恐中度过,这下你来了,我们就有主心骨了”她还在为把眼泪鼻涕弄脏了我的衣服不好意思

  我内心里呼喊着;上天啊你待我不薄了你给了我一次赎罪的机会茹芸哪怕我死了,我也要把茹月救出去我问茹月 你们这里还有其他人了吗”茹月说;“只有我,晓楠,小华还有储物间里一具死体”我打量了一下晓楠,戴着一副宽边的近视眼镜,眼睛里透射出怀疑的反光这就是茹月纸条里提到的晓楠,小华则文文静静,只是秀秀气气的笑着

  我来到储物间,我用枪扒拉了一下那死者的脑袋,他的头部几乎整个都被砍烂了,确实一点危险也没有了晓楠说:“那天多亏了茹月,要不我们现在可能都完了”我看着茹月,心想这需要多大勇气啊!真难为了三个姑娘茹月不无担心地说:“卷帘门上的水泥已经脱落了好几大块,看起来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我脑海里打鼓般的转着念头,我又跑上二楼的阳台,向窗外瞭望者远处百米开外的大街上,停着几辆车,我眼前一亮,心想如果仅靠步行恐怕很难突破僵尸的围攻,我心里有了一番计较不过眼前这百米的距离绝非坦途这里是镇中心的位置,僵尸密密麻麻用摩肩接踵来形容也不为过吧茹芸,你给我勇气和智慧吧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看着脚下的僵尸,灵机一动,好像这些东西完全靠嗅觉攻击我们,如果我身体上有了他们的味道或者可以......

  我问茹月这里有雨衣手套什么的吗茹月点点头,很快把我需要的东西找来了,我把那具僵尸搬到屋子里比较宽敞的空地,然后要过斧头,把雨衣手套穿戴整齐再找来一副宽边眼镜,把自己唔得严严实实确信万无一失了,挥手示意茹月他们躲开狠狠几斧下去,将那僵尸的尸体砍得稀烂,强忍住令人作呕的气味,用手抓起碎肉涂抹在自己身上然后我把自己的计划说给三个姑娘听,茹月她们瞠目结舌的听着我这个大胆的近乎疯狂的计划那就是我先从二楼的窗户上跳下去,设法通过这段死亡之路跑到街口那里,找来一辆能够发动的汽车然后开回来从街道的另一面冲出去

  共 822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危急情况之下抛舍爱人,从此踏上救赎自我灵魂的艰险旅程一个人的战争,该是如何挑战自身的斗志和生命极限带忏悔中在险境中寻找茹芸,不畏不惧的在瘟疫中与恶魔僵尸搏斗,最终得到了茹芸还有梁子的原谅,情节跌宕惊险,扣人心弦内心描写丰富,细腻,场景描述生动,人物刻画把握的不错,很不错的文笔,好文推荐欣赏问好作者,感谢一路支持赐稿碧海【:黑枫郎】【江山部精品推荐01212 45】

  1楼文友: 19:19:2 佳作欣赏,问好周池小兄弟,送去祝福

  2楼文友: 19:24:14 好文欣赏,问好周兄,送去祝福黑老师辛苦,问好

  楼文友: 20:04:28 欣赏精彩小说,问好周主编,祝福安好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4楼文友: 22:11:41 圣诞节快乐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心动过速的危险
脑梗死常用中药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心肌梗死患者康复用药有哪些
女性肥胖症的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