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桂林资讯网 > 育儿

超级神掠夺 第65章 难道不继续往上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3:59

超级神掠夺 第65章 难道不继续往上了?

苏祁冥冥中感应到了某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召唤自己之后,就开始渐渐加快了速度,试图要拉开与后面人的距离。

好东西先到先得,哪里容得半点马虎!

耳陈碧珺和后面几人见到苏祁居然还能加快速度,眼中都是闪过一丝震惊:“他居然还能加速?这尼玛还是人吗?”

与此同时。

在不远处大青剑宗的九峰的某一座主峰一处陡峭之极的峰崖之上,一座十分精致、巧而不工的殿阁竟然在此拔地而起,显得十分不可思议。

在殿中,一个白袍男子正斜靠在椅子上,他身前的桌上放着一面铜镜。

此时,这男子正神色专注地看着镜子。

白衣男子并不是在顾影自怜,而是在一面镜子上观看着器山上此时发生的一切。

元无一忽然笑出了声:“这小子,居然敢踩器山!真是大胆!”

“无一师弟。”一个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宫装女子略显端庄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元无一看到来人,顿时起身恭敬道了句:“师姐。”

宫装女子微微颔首,似是对元无一的态度十分满意,随后她目光也是注意到了那面镜子。

“哦?器山?”宫装女子也是看到了镜子上的画面,眼中露出些许诧异,黛眉微颦,“你什么时候会对这些新入门的小家伙感兴趣了?”

“只是今年有个小家伙挺有趣的。”元无一微微笑了笑。

宫装女子眼睛微微一亮:“居然能让你元无一说声有趣,来,让我看看是哪个小家伙!”

见宫装女子要凑过来,元无一大袖一挥,镜中景象全然消失,似是变成了一面普通的通境。

“元无一!”宫装女子脸上陡然染上了一层煞气。

元无一俊美的脸上满是轻佻,道:“如何?”

宫装女子一只手直接按在了自己身后的剑上,似乎便要在暴怒之下悍然出手。

“来,你动手试试!”元无一眼神中掠过一丝玩味,笑吟吟地道,“程鱼雁,我叫你一声师姐也只是给你爹几分面子而已,莫不是你真的以为就凭你能有资格当得起我元无一叫你一声师姐?”

宫装女子程鱼雁脸上煞气微微一敛,随后略有些阴沉的道:“元无一,你还是那么嚣张啊!”

随后程鱼雁眼中闪过一丝彻骨的寒意,冷声恶毒道:“我真的非常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嚣张下去!”

“我会的。”元无一又是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看起来十分冷冽。

宫装女子此时也顿时没了虚与委蛇的心情,淡淡地道:“我来只是替我爹转告你一件事:据前方探子汇报,北方那些蛮子近日又有了些异动。奉燕王府令,不日我九宗便要分别派出好手,联合起来去配合燕王府查探。而我大青剑宗准备派出的代表是你。”

“好,我知道了。”元无一对这女子摆摆手,动作宛如赶苍蝇一般。

宫装女子眼中闪过羞愤,随后压抑着怒火,转身就走。

元无一微微皱了皱眉头,自语道:“调查北方么?这还真是麻烦啊!”

这殿中安静了许久,元无一这才从沉思中转醒。

元无一长袖一挥,那镜面上又出现了器山的情况,只是眼前这一幕,令元无一都露出了些许惊讶之色,只听他自语一声:“这……是那个么?”

此时,苏祁已然是接近了山顶,可他没有继续往前,反而站在一根纯黑色,只露出些许剑身其余只有一个柄的剑前,神色间充满了怪异。

自从在半山腰感应到那冥冥中的呼唤和牵引,苏祁便全然不顾那无比沉重的压力,急匆匆地向着这呼唤他的方向一路走来。

若是感觉没错,那眼前这柄剑身剑柄都是黑色的剑

,就是一直在呼唤着自己的东西了。

“不是说这器山上的所有剑上蕴含一切力量包括剑灵都会被器山吞噬么?这黑色的剑是怎么回事?他难道还有剑灵的存在?”苏祁此时已经无限接近于山顶。

为了试验一下这剑是不是真的有灵,苏祁便转身又向着山顶处走去。

刚刚踏出两步,苏祁便感觉到身后又是有了那种十分奇特的不舍与召唤的感觉。

“这东西难道真的有灵?”苏祁眉头紧皱,只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四下里望了望,苏祁发现自己一骑绝尘,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

“嘿!”苏祁冷笑一声,直接是在这黑色的剑柄上踹了一脚。

又是那冥冥中感应到的情绪出现,只不过这次似乎是一种悲伤的情绪。

苏祁觉得这事情真是邪门了,说好的都没有灵呢?

于是,苏祁又是尝试踹了一脚旁边的一柄剑,发现这剑没有任何反应,就又抬脚踩了一下这黑剑。

又是一抹哀鸣冥冥中以一种玄学的手段传达到了苏祁的心头。

此刻,苏祁的心中再没了任何的怀疑,眼前这黑剑真的是有灵的!

但是,苏祁忽然也是犹豫了起来,此时,他距离山顶也几乎就是几步之遥,他记得,越是高处,剑本身的品质便越是高。

可是这柄剑明显很是不凡!对于,就此取剑折返,还是继续再踏上几步,在山顶取一柄剑。苏祁一时间困惑了起来。

至于是不是能一下子取两柄剑,苏祁是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性的!

没见那会儿用力踩了这器山一脚,都被差点儿压趴下,要真是贪心不足,鬼知道这器山会出什么幺蛾子,苏祁还不想在这山上丢了小命儿。

就在苏祁犹豫不决的这时候,陈碧珺和秦子房两人也是上到了距离苏祁不远的位置。

其中秦子房连滚带爬满头大汗,能爬到那里,似乎已经接近了极限。

秦子房此时看向苏祁的眼神中,满满都是惊讶与不可思议,这个家伙,怎么连汗都没出?

而陈碧珺此时也是俏脸憋得通红,浑身香汗淋漓,显然是被器山那神秘的压力压得不轻,但却似乎还远未到极限。

陈碧珺又向上几步,走到与苏祁同样的位置之后,看了眼明显还有余力的苏祁,好奇地问了一句:“你难道不继续往上了吗?”

淮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南阳牛皮癣医院
银川治疗男科费用
淮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南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