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桂林资讯网 > 美食

虐仙记 第540章交易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0:45

虐仙记 第540章交易

薛冲的心中涌起一种感动:也许是的,帝王的子女众多,也许亲自管理的时间少之又少,也许真正的亲情十分淡漠。而在后宫的子女之中,也许有的王子和公主甚至互相之间都不认识,更谈不上什么亲情。

像狼天仇这样的帝王,有时候甚至连自己有多少子女都不知道,又谈得上什么感情。即使信母君不下令,也许他也会下令杀死兰月容,妄图阻止外人对地底魔族的非议。更何况是信母君的意思。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兰月容沉沉的睡了过去。

以她这样的高手,即使是和儿女对战上三天三夜,也未必会累成这个样子,她是心伤。

诚然,她的功夫是不错,而且算是地底魔族的天才公主,可是实际上,她的心灵修为并不高。至少,并没有高到可以轻易承受这种噩耗的能力。

想想,一个纯真善良的公主,一向高高在上,受到千万人的爱慕,陡然之间面临名声扫地,并且被亲人追杀的命运,并且来杀她的人是她以前最亲密的人。想想这种感觉都恐怖。

薛冲叹息。若是我的修为足够,我甚至愿意以心灵力的能力将兰月容脑海之中的悲伤记忆全部给她洗去。

这样的经历,足够可以使一个纯洁的少女癫狂。

薛冲还能体会到她现在的一种举目无亲的悲痛。

在这样的时候,一个人可以去死,昏迷是必然的,除非。除非是她拥有自己的心灵力,或许可以在面临这样事情的时候停得住。

睡吧,你就好好的睡吧!薛冲将乾坤一口炉关闭,驾驭照妖眼,向着田桂花的方向追了下去,一直没有停留。

他心中十分清楚,现在的问题就是要在田桂花的身上做文章,否则一旦等到飘香君来解决问题,恐怕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不管怎么样。薛冲明白,对于兰月容来说,恢复名誉,或者报复都是次要的,现在最主要的是要保全兰月容的性命。

禁锢。

干脆就禁锢她。

薛冲先前本来还以为兰月容可以面临一切的打击,可是看到她现在这样昏迷,心中叹息,看来她毕竟还是一个纯洁的女子。就算她接触过的人多了一点,比起风月这样的女子。可是她依然是一个脆弱的女人。

像是她们这种高手,虽然修为已经达到了通玄第十重涅槃的境界,可是想要真正的突破,真的是难如登天。

正如世俗之中无数的人在面临肉身第十重接天境界的时候一直不能突破一样,可以使人长久的停留在一个阶段,直到生命的终结。

薛冲在带领兰月容偷听飘香君和田桂花对话的时候。不得已使用了照妖眼,此后这个秘密可要长久的保持下去。薛冲心中明白,就算自己想救人,还是放在乾坤一口炉之中甚为合适。毕竟,照妖眼是自己和老龙共同的东西。不得他的允许,是不能轻易进入照妖眼之中的。

薛冲心中清楚,就算老龙不说,不表达反感,但是肯定的是,薛冲不能那样做。

老龙不仅是自己的长辈,自己的师傅,还是自己肝胆相照的兄弟。

兄弟,和一个活了几万年的老古董称兄道弟,似乎有点荒唐,可是薛冲心中明白,自己是很认真的,很认真的称他为自己最好的兄弟。

——————

田桂花很惬意的飞行在光明之中,似乎在体会光明带给她的快感。

很久。她甚至记不起多久了,自己都是生活在黑暗之中。

当到达神兽宫外山门一百里之地的时候,田桂花忽然踌躇起来,她忽然产生了一种荒唐的想法,自己会死在这里。

一个长生境界的高手,天上地下都去得,本来可以充满无穷的自信。

况且,她要来杀的薛冲,功夫仅仅是通玄第五重的境界,可说是杀死一只蚂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凭借一种女人的直觉,她觉得此行并没有那么简单。

她当然也恨薛冲,而且恨得牙齿痒痒的。因为就是这个薛冲,使得自己的脸面全部都丢光,甚至丢掉了自己的性命。若不是魔帝狼天仇看上了自己的美貌,或许自己已经死去。

一个人的命,就算是长生高手的命,在魔帝这样的人眼里,都是蝼蚁。

田桂花甚至自己都在怀疑,难道魔帝当真看上了我的“美貌”?

作为长生境界的高手,她当然从来没有妄自菲薄,可是她当然也有自知之明,那就是自己的美貌,也许比之秋意公主都要逊色半筹,就更不用说和兰月容这样的美人相比,可是对女人一向挑剔的魔帝狼天仇,居然看上了自己,这是一件十分可疑的事情。

不行。

我决不能鲁莽,田桂花停留了下来,身子隐入了神兽宫山门外无穷的丛林之中。

那里是逃亡野兽的天堂。

也是神兽宫之外地势最为复杂险峻之地。

曾经有无数人追问神兽宫中人,神兽宫东西南都是开阔之地,为什么偏偏却把山门开在北面,最为狭窄的地方。

可是得到的回答都一样,因为这里是建派时候的山门,做人不能忘本。建立帮派也不能忘本,所以这里一直都是神兽宫的山门。

薛冲的心灵力还在一万步开外已经可以感受到一种非同寻常的气势,一种来自于强者的威压。

可是薛冲丝毫没有逃避,笔直的向她走来过去。

薛冲的确是走过去的,此时的薛冲,已经来到自己的门派。作为神兽宫的掌门弟子,已经可以用掌门弟子令牌得到加持之力,所以薛冲的胆子大了起来。

或者说薛冲底气忽然之间高涨。

他自然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现在正是自己和田桂花谈判的最佳时机。

薛冲从一个小小的喽罗做到大雪山之主,再从一个草寇成为洪元大陆的始皇帝,知道有时候做成一件事,并非一定要靠武力,不战而屈人之兵可谓是战争的最高手段之一。

薛冲明白,现在的田桂花孤身一人。飘香君的行动显然好慢了许多,因为她在等着田桂花的消息。

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觉得自己这一趟前来是大材小用,完全的多余。她在等着田桂花割下薛冲的首级,然后她轻便的回去交差便是。

杀一小小薛冲,若是由她亲自出手,的确是太高看薛冲这小子了。可是不管怎么样,她是要尽快回去复命的。

飘香君甚至在心中想过。若是田桂花第一次不能完成任务

,还可以考虑给她第二次机会。

实在话。她觉得由自己亲手杀了薛冲,是一种无法解释的耻辱。

可是这是信母君要她这样做的,这世上也只有她分派的事情,她才会听。就算是魔帝狼天仇的命令,她也完全可以不听,因为她的身份超然。

有时候,薛冲甚至都可以感觉到,在看到对手的身体的时候。就好像是自己用手在轻柔的抚摸对方。

他不仅自己有这样的感觉,也可以带给被看的人这样的感觉。

长生境界的高手,法-力滔天,薛冲明白,稍微不注意,自己就是死亡的命运,他当然也感觉出了田桂花的焦灼。

无论是谁,到别人的门派去刺杀一个人的时候,心中多少有一些紧张。

叹息。

薛冲发出轻微的叹息声。的确,就在此时此了,薛冲回想起了田桂花那动人的容颜。

有些美丽的女人,在洞房花烛之夜的时候,未必会真正的令男人满意;而恰恰相反,有些不甚美丽的女人,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刻,却可以迸发出使得男人疯狂的力量。

田桂花无疑是属于后一类的女人。

就在这一刹那之间,田桂花那美丽的身体的虚影,不断的在薛冲的心中旋转,无法自拔。

看来,我的心灵力修行,真的还需要提高。

我在可以用心灵力催眠敌手的情况下,居然还不能控制自己的心猿意马,看来必须得突破。

田桂花一向谨慎,一向知道薛冲诡计多端,她可不相信薛冲会傻瓜到直接送上门来,所以压根儿就没有出手的意思。

薛冲的心灵力辐射出去,正是预感到了他心灵的状态,这才靠近。

田桂花的眼中闪烁出骇然的神色:“你竟然知道这么多?”

薛冲笑笑:“若是不能知道这么多,那么连到这里和你谈判的资格都没有,我何必前来送死。现在,你大可以运功查一查,这里有没有我的埋伏,如果没有,我们的谈判就开始啦!”

田桂花果然不再答话,眼睛像是一道火焰一般看了出去。虚空神力!

想不到,距离蛮荒祭坛如此遥远,田桂花居然还可以借助到虚空神力。

两个女巫妹琳和庞施已经可以引动虚空神力,就更不用说天骊山信母君的四大弟子啦。

糟糕。薛冲刹那之间有一种自己掌嘴自己的冲动,我怎么可以吐露出这些丑事?

但是已经来不及啦。田桂花愤然道:“薛冲,你在什么时候偷看过我?我、、、、、、怪不得,怪不得这段时间我老是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原来是你,我杀了你!”

田桂花高高举起了手掌,准备动手。

可是如此一来,只要自己没有能力斩杀对手,那么照妖眼的秘密就算是泄露了。

田桂花道:“这一次就饶过你,若是以后你再敢风言风语。我立即杀了你!”

薛冲咳嗽一声:“田姑娘,本人对你私下的爱慕,那就不说了,因为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可是今天的事情,必须要告诉你,那就是你的性命,恐怕很快就要保不住了。”

薛冲的神色紧张,郑重,有点像是给一个死人送别,眼神冰冷,语气沉重,就连薛冲的脸色,也没有半分人色。

这就是心灵力的妙用,一旦施展心灵力的时候,它可以使得一个人的神情动作自然流畅到一种使人无法相信的地步。

田桂花本来不信,可是当薛冲说出来的时候,她甚至立即有点相信了。

这是薛冲的的障眼法,她猛然的在自己的心里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薛冲的话却像是凿子一般敲打在她的心里。

即将性命不保!

修炼道术的人可以不在乎亲情、爱情和友情,不在乎自己的皮相,可是却无法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薛冲的第一句话就像是定海神针,一下子使得田桂花的一切骄傲都消失,竖起来耳朵。

叹息。

薛冲深沉的叹息:“是谁要取兰月容公主的性命,想必就是谁想要取你的性命。”

薛冲的话声很轻。可是听在田桂花的耳朵里,那就是晴天霹雳。

怎么可能?但是田桂花立即就想到,这也没有什么不可能,天骊山的信母君,既然可以下令杀死自己的嫡亲孙女,那么杀死自己的一个徒儿,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啦,可是,如此重要的消息,薛冲是从何得知的?

当时接受这个命令的时候,只有信母君、飘香君和自己在场,此外没有一个人可以知道这个绝密的消息,可是想不到的是,薛冲却知道了。

他是如何知道的?

很显然,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之中,有人是内奸。是飘香君?可是她似乎用不着,旁人的死活对于飘香君来说就是粪土,她之接受信母君的命令,除此之外逍遥自在,可以排除;而我自己当然不会出卖我自己;剩下的一个就是信母君,自己的师傅,难道是她走漏了消息。好借神兽宫的手杀了我自己?

如果是那样,那真的是太毒辣的手段啦。难道,飘香君跟随这自己,就是在等着我杀了兰月容和薛冲之后,她再杀了我,杀人灭口?

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泄露地底魔族的秘密了。

我一直在奇怪,这些年来投靠地底魔族的高手不在少数,可是为什么还是一直只有十大长老?

本来以她的修为,只要意守丹田,薛冲就算有心灵力。也是无法窥视到她的,可是显然因为是心情太过激动,薛冲才能轻易的窥视到她。

也难怪,一个人修炼到长生境界万寿万年实在是不容易,一旦死亡,失去的东西实在是太多,没有人不在意。

况且据薛冲的观察,田桂花这样的女人。也许真正在意的,就是她自己的性命。其余的,再也不能引起她的兴趣。

田桂花露出冷笑:“我就不相信,你仅仅是帮助我。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求我的吗?”

田桂花的神色变幻,良久才说道:“薛冲,我不得不承认,你神通广大,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知道了一些秘密,可是我还是不会相信你的。我不会相信我师傅会杀我,不会相信飘香君会杀我,我可是一直对地底魔族忠心耿耿,我没有任何错误,不像是兰月容公主,她背叛了魔族!”

啪啪啪啪。

薛冲大笑鼓掌:“田桂花小姐,以你长生境界高手的头脑,想必即使是用脚指头去想,都会明白一个道理。你和信母君虽亲,但是总亲不过她嫡亲的孙女,你再没有错,可你还是放走了兰月容,你再忠心,可是毕竟还是外人!她连自己嫡亲的孙女都杀,会放过你?你知道她多少秘密?要是你一般的秘密,也许没有什么,可是你手中的秘密可以随时使得整个地底魔族蒙羞,让她们卑微的生活,抬不起头来,让她们得不到最想得到的仙道门派的承认,她为什么不杀你?”

沉默。

天桂花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的确,她的心中已经开始动摇。

薛冲等待片刻,缓缓的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我说的话是真是假,那好,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天骊山信母君,也就是你的师傅,和她儿子魔帝狼天仇之间,也是勾心斗角,远没有你想象之中的那样母子情深,还记得你被魔帝召见时候的事情吧,若不是信母君来的及时,你,你的贞操也许早已经、、、、、、”

颤抖。

她的心中颤抖起来:“薛冲,你,想不到你居然知道这么多的秘密?”

薛冲叹息:“现在,你终于相信了我?”

田桂花叹息:“若非信母君泄露出这些事情,这世上难道谁有天眼通和天耳通,能将发生在魔都城中最隐秘之处的事情都知道的吗?你告诉我,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的这个秘密是怎么得到的,我就答应和你合作,怎么样?”

薛冲的心中落下一块大石:田桂花,我知道你阅历丰富,智慧明达,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对你使用攻心之计,要使得你相信泄露出这话的人就是天骊山的信母君,又有何难?

正在薛冲要这样想的时候,一道耀眼的紫色电光破空而至,正好击在田桂花的后心。

啊、、、、、、

一声凄厉的长叫之中,田桂花的身形,忽然之间消失,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不过薛冲的心灵力神通广大,还是隐隐的听到:“贱人”两个字。(未完待续。。)

小孩健脾吃什么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怎么吃
薏芽健脾凝胶作用
孩子脸色发黄需要查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